当前位置:主页 > X生活君 >七旬画家再参展颜素华李碧莲靠画养生容光焕发 >
七旬画家再参展颜素华李碧莲靠画养生容光焕发
发表日期:2020-06-14 09:12| 来源 :X生活君| 点击数:385 次
七旬画家再参展颜素华李碧莲靠画养生容光焕发七旬画家再参展颜素华李碧莲靠画养生容光焕发七旬画家再参展颜素华李碧莲靠画养生容光焕发七旬画家再参展颜素华李碧莲靠画养生容光焕发

一群早年曾到台湾师範大学深造,如今年届耄耋的画家,即将于6月10日至18日参加在马台湾师範大学校友会举办的“笔墨风采”联展活动,以便向社会展示他们各自的才华和作品。在这当中,笔耕不辍的一对七旬好友颜素华和李碧莲不但踊跃参加这项联展活动,同时还希望通过这项活动唤醒年轻人关怀本身族裔所属的文化。虽说“人生七十古来稀”,但年届七旬的她们却是精神矍铄、容光焕发,显见绘画养生并非空说。

现年76岁的潘斯里拿汀颜素华自小就喜欢在作业簿上涂鸦,对她来说,在空白纸上画出自己的感受是最愉悦的事情,而那种快感更是非笔墨所能形容。

“我对花花草草之类的东西有很浓厚的兴趣,年少时更是每每看到花草就忍不住要下笔。” 

即便过了半个世纪后的今天,爱画的颜素华依旧一样嗜画如命。

“我从小就很喜欢画画,但当时的校方不重视美术,我入读芙蓉中华中学的6年期间也从未上过正规的美术课,只是曾参加美术学会,那段时间什幺都画,每个星期总会有一个下午留在学校作画。”

1960年,她中学毕业后即到台湾师範大学留学,虽然她之前不曾上过正规的美术课程,但她仍毫不犹豫的选读艺术系。

照顾孙儿有空档才作画

“虽然我在读中学时,校方并未鼓励我学美术,但庆幸的是,当我入读大学并决定选修艺术系时,家人都很支持我的选择,且从未因为美术属冷门科系而反对。”

在家人的支持下,曾于中学时期夺过不少全国美术比赛冠军奖座的颜素华在就读美术系时,更是火力全开的努力学习和展现自己的才艺。

“当时,老师教什幺,我就画什幺。无论是水彩、油画、素描、静物,我都画得不亦乐乎。在大学4年期间,我学到的东西真是太多太多。”

提起年轻时的学画历程,她说得眉飞色舞,显见那是一段令她难忘的快乐时光。

如今,儿孙满堂,生活幸福的她依然快乐如昔,但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只顾作画的黄毛ㄚ头了。

她说,她身旁许多已退休的朋友常嫌时间太多,总是不知如何将它填满。

“但我却是忙得没有时间作画呀。每次作画前,我都必须先确定自己拥有至少两个小时的空档,因为有些画需要一气呵成,不能说停就停,所以至少需预留两个小时作画。而我多数时间都在照顾孙子,从煮饭到照顾他们的衣食住行,样样都得费心费神,所以我现在也还能算是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

这时,屋外传来她孙女回到家里的门铃声,于是,她匆匆忙忙到厨房替孙女张罗午餐。即便家中聘有女佣,她仍旧习惯凡事亲力亲为。

她披露,她结婚及生儿育女后,因生活忙碌而将画笔束之高阁多年。

“近几年来,我想说人到晚年,本就应该多做些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而绘画又是我的兴趣,所以我重拾画笔,并举办画展,与大家分享我的作品,并让大众评估我的画工。”

她毕业返马后曾在学校和学院担任美术老师,并一直持续创作,直到她诞下孩子后才渐渐放下画笔,专注照顾孩子。

艺术学院教水墨画

“在台湾师範大学修读艺术系那4年,是我作画生涯当中最旺盛的时期。虽然当时的课业繁忙,但我仍学得不亦乐乎,且因忙于学业而没时间参加任何课外活动。”

颜素华在台湾毕业后,便返回大马到母校芙蓉中华中学执教5年,直到婚后才转到巴生的兴华中学执教。6年后,她再转到吉隆玻坤成女中执教鞭。

“当年,我的孩子都送到新加坡上学,而我也必须每个週末飞到新国探访和照顾他们。这种两边跑的生活其实很辛苦,所以,我后来为了避免两头不到岸,决定辞掉教师的工作,以便能当个全职家庭主妇。”

接着,她还开始帮忙丈夫打理生意,让她的生活忙得不可开交。当时,作画的机会少之又少,直到儿孙都长大了,她才开始重拾画笔。

过去7年,她不但重拾画笔,同时还受邀到马来西亚艺术学院当水墨画老师,令她感到非常开心。 

而喜欢照顾儿孙的她,也不忘抽时间作画。“心情好时就作画。 并没有一个具体的情况鼓舞我作画,只要我觉得那是我喜欢的事情,我就会去做。”

拒高价卖牡丹画

随着儿孙长大,颜素华也变得比较空闲,所以,她近些年来作画和参展的机会也多了许多。

“我并没有特别规定自己多久要作画一次。有些画作得一气呵成,有些画作则可以慢慢画。忙起来的时候,就连画桌铺上一层灰尘也是相当正常的情况。”

此外,颜素华披露,她每次作画时都会觉得特别开心,且郁闷的心情在作画后消失无蹤。

当然,她偶尔还是会因为对自己的画作感到不满而重複画了三四次,但最后还是用第一幅作品作收藏之用。

2016年,她在个人画展中,以5万令吉卖出一幅她亲手所画的松树水墨画,以及以两万令吉卖出一幅马来乡村画作。

不过,她说,她最爱画的是花卉,尤其是牡丹和兰花,而非风景画。

“当时,曾有人开高价指要买我的牡丹作品,但被我拒绝了,因为我也很喜欢该幅画作,我担心在卖掉那幅画作之后,自己无法再画出一模一样的牡丹水墨画来。”她指着客厅墙上的水墨画,如是解释。

对于年轻一辈对中华传统文化失去热忱的现象,她认为,那是因为现代人都太过沉迷于新科技的缘故。

“大家只要每天对着手机就可以了,哪还有时间慢慢作画?当然,大家的生活都很忙碌,孩童忙课业,成人忙工作,而能够从中平衡生活的人并不多。”

她常鼓励子孙以华语沟通,以便可以保住自己的母语。“我常常告诉儿女,在家里和孩子说话的时候儘量用华语,因为他们在学校时自会用到英语。”

停画30年后重拾画笔

颜素华的好友李碧莲则是在中学时期爱上画画,到了高三那年,她更报考了剑桥文凭绘画科。而为了应付考试,她更向本地着名画家锺正山拜师。 

“起初,我只是学水彩画,到了台湾以后才有机会接触水墨画。”

现年74岁的李碧莲自认艺术行业找吃不易,所以她到台湾升学时是修读外文科,回到马来西亚以后还从事了十多年的媒体工作。

“留台期间,朋友经常带我去看水墨画展,但我觉得水墨画的颜色太单调乏味,所以一直引不起我的兴趣。大四那年,我才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报读了水墨画课程,并在上了4堂课后深深的爱上水墨画。当时,我也告诉自己应该要认真去学。”

然而,毕业回国后,她因忙于媒体工作的缘故,几乎有30年的时间没有作画。

结婚及生儿育女以后,忙碌的生活更是让她无法分身,所以,她在踏入社会后,几乎把绘画抛诸脑后,直到九十年代以后,她才重新提起画笔。

爱画麻雀荷花怕画虎

李碧莲说,忙碌通常是画家无法提起画笔的原因,这是因为画家通常需要一段安静的时间来自我沉澱,才能画出心中所想所思的缘故。

“退休后那几年,我曾向一名老师学水墨画,大约每週上课一次,维持了十年。后来该名老师到中国发展,我才停止学画,只有在家偶尔有空作画。”

她最喜欢画的是麻雀和荷花,除了因为这两者的画工简单,同时也能给予她一种平和的感觉。

至于最难画的物品,对她来说莫过于老虎了。“我画了几次就放弃了。”

此外,她笑说,她常按照当下的心情来决定是否动笔。倘若当天心情不好,或是睡眠不足,她就会搁下画笔。

空闲时,她也积极参与民族舞蹈班,今年虽已74岁,却仍然如生龙活虎,那是因为她善于选择适合自己的活动陶冶身心。

她坦言,现代许多年轻人都不重视中华文化,这可说是一种遗憾。“我和同龄友人出国旅行的时候,大伙儿会一边走在路上一边吟诗,好不快活。”

17校友6月展逾80作品

在马台湾师範大学校友会即将于6月10日(週六)至18日(週日),假华总大厦龙华美术馆举办“笔墨风采──马来西亚留台台湾师範大学校友艺术作品展”活动,届时,颜素华将交出8幅作品参展,而李碧莲则将交出7幅作品参展。

上述作品展将展出该校17名校友的八十余幅精心艺术作品,包括油画、丙烯彩、水墨画、水彩及书法作品。参展者以不同的手法,独特的风格表达了他们对山川大地的美感表述,以及他们对世态炎凉及人物风情的视觉诠释。

这次参展的主要画家包括蜚声国际的锺金钩博士、享誉北马的艺术泰斗陈昌孔、南马艺术元老陈培仁、森美兰州的宫廷画师拿督陆景隆、水彩能手谢文川、秉承陈文希手法的已故画家林鹏飞、以画牡丹见称的潘斯里颜素华及写意花卉高手李碧莲。书法方面则有隶书功底极高的陆景华、行笔潇洒的吴文正和贺金泰。

特约/克里斯.2017.05.31

[email protected]

相关推荐